<見血封喉Antiaris toxicaria>有時候要搜集一棵樹木的資料需要很長時間.谷主一直未見過見血封喉的樹木,得知位置的傳聞卻未能確認它的真偽.廣州華南植物園也有此樹,卻單憑葉片相似還是存在很多變數.從中國植物誌中找到此樹的手繪圖及描述,總覺得尚欠雌花,雄花的相片的証據.

谷主分了3年,才見齊果實, 雌花, 雄花三個模樣.